“孕妇友好国”,中国离得有点远

摘要: 中国产妇友好指数仅居世界中流,比疼痛更绝望的,是没有选择。

09-09 07:48 首页 海投金融资讯



授权转载自:海外掘金(gold1849)

作者: DJ


产科,本该是一个让人情不自禁心生欢乐的地方。

 

但在2017年8月31日,它却上演了最悲情的一幕。陕西榆林,一位准妈妈因顺产疼痛难忍,从医院5楼跳下,用极其激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和腹中孩子的生命。

 

9月5日,这一事件开始在媒体发酵,短短不到两天时间,剧情几度反转。

 

医院方拿着《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和病历指证,是因为病人家属不同意选择剖宫产而令产妇无法忍受,最终选择了跳楼。

 

 

而孕妇家属一方声明称,孕妇在待产期间因疼痛走出产房,几次不支跪地,家属都已经改变初衷同意做剖宫产了,是医生回复说,“检查后产妇一切正常,快要生了,不用剖腹产”。

 

如果不是患者的死亡,这样的讨论放在中国医患关系紧张的大背景下,可能是非常和平、友好的病情意见交流。

 

我们愿意相信,整个事件中没有人在故意放任最糟的结果发生。

 

究竟治疗有没有问题,榆林卫计局按照惯例会进行复查。至于患者的非正常死亡原因,或者说医院和家属的责任,现在也有警察接手进行一般性调查。这两件都属于很专业的事情,那就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我们只需要静待结果。

 

但最让我们痛惜的是,作为拥有世界上最丰富临床案例、最多次实践机会、最具经验的医护人员的妇产科,却不止一次地让患者非因医疗原因死亡。

 

借用海恩法则,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期事故隐患。

 

是时候检讨一下,我们是否真设身处地地考虑过中国产妇的境遇?

 

比如,具体到跳楼的准妈妈,她是因为无法忍受疼痛而轻生,但我们知道一些发达国家无痛分娩占比早已超过60%,而中国至今勉强10%。

 

此刻,我们才意识到,中国产妇远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准妈妈群体。

 

1中国妇产科医疗处于世界中流

 

世界卫生组织在2005年就对全球每十万或产妇死亡率做了调查,调查结果如下图。

 

 

蓝色区域都是比中国(绿色区域)的孕妇死亡率更低的地区,包括加拿大、欧洲大部分地区、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每十万名活产孕妇死亡率在10人以下。美国、巴西、俄罗斯和韩国跟中国情况差不多,在10-199人之间。

 

当地的经济发展、科技发达程度以及社会医疗保险完备情况等原因,都会直接影响孕产妇死亡率。

 

世界银行统计的200多个国家的孕产妇死亡率中,2015年中国排名68位。而前十名中有九名来自欧洲。亚洲在前20名中仅有日本,韩国则是第41名。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回想榆林产妇这样的事件,围观的网友在医院发布通告之后,便讨论到中国传统观念中剖腹产的危害,认为家属或许是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认为剖腹产可能对婴儿发育不好继而两度拒绝马茸茸的请求,但这个说法在后来家属公开信中被否认。

 

对于小城市的医院而言,在应对产妇无法忍受痛苦时无法作出最快的决定其实是环境不成熟的体现。

 

作为人口数量全球第一的中国,妇产科数量肯定傲居全球之首,从业人数也不低,经验更不用说,那么多次接生练出来了,但因为地区经济发展不均、医疗资源分配不足等问题,中国孕产妇的死亡率跟这些发达国家比,仍处在更高的位置上。

 

还有一个来自国际儿童组织“救助儿童会”在2015年公布了“母亲指数”(mother’s index),对全球179个国家的孕妇保健、教育、收入水平以及女性在这个国家的地位进行排名,为的是研究在这些国家生小孩、做妈妈是不是轻松快乐的。

 

中国再一次掉出前50名,位居61。而与孕产妇指数相呼应的,“母亲指数”排名前10的国家中也有9个来自欧洲。韩国和日本分居30和31位。



(数据来源:救助儿童组织)

 

2 “孕妇友好国”,中国离得有点远

 

欧洲一直是高福利社会的,对于孕妇的保护和社保覆盖率也就更高。从孕妇最日常的免费体检、产妇心理建设、到初生婴儿的照料,可以说是一应俱全。在这里就来讲讲其中两个典型国家,瑞典和芬兰。

 

(1)瑞典

 

在瑞典,每个小孩出生以后,父母双方便可以累计享受480天的产假用来照顾孩子。并且可以从政府领到每天180克朗的补助,最高可达到28.42万克朗。此外,孕妇每两周的体检也是免费提供的。

 

在待产期间,瑞典会为孕妇和丈夫安排免费培训讲座,介绍有关生产的内容,包括待产包的准备、临产的征兆、如何联系医院和生产过程中的注意事项等。这些对于为孕妇建立生产信心,以及了解生产过程的风险尤为重要,可以为迎接新生命做好心理准备。

 

在此次榆林产妇事件中,虽然不知马茸茸是否做了足够多的心理建设、准备好了才进入待产室的,但是从她最后做的激进决定来看,似乎未做到如此。而国内普遍对孕妇心理健康的教育缺失,该借鉴这些孕产妇低死亡率国家的保护措施,毕竟产前忧郁、产后忧郁的妇女时常有。

 

不过相对而言,瑞典因为国家小,床位也相对少,特别是在夏季,医护人员休假的高峰期,会出现资源紧张的情况。

 

再来对于缓解产妇疼痛,瑞典也有相应的服务。产妇生产时所有承受的疼痛是非常之大的,目前国内一些地区仍认为产妇作为成人应该忍受疼痛的想法存在风险。

 

除了无痛分娩,瑞典还提供非药物性的镇痛方式,包括走动放松、热敷、调整呼吸法、按摩和针灸等。如果这些都对孕妇行不通,那瑞典产房就会为孕妇提供药物镇痛的方式,包括呼吸笑气、注射吗啡等。

 

说到产痛,一般只有女性一个人承担,但有一个例外就是墨西哥的惠乔尔人(Huichol)。惠乔尔人认为生产之苦应该男女共同分担,所以在 母亲生产时,产妇会抓着一根绑在丈夫睾丸上的绳子,每一次阵痛来袭,她就拉扯绳子,让丈夫也跟着一起“阵痛”。

 

(2)芬兰

 

长期以来,芬兰一直作为全球母亲幸福指数排名前列的国家,孕产妇死亡率全球最低,并且拥有非常完善的服务和福利配套体系。芬兰有专门的产妇与儿童保健诊所服务(类似于我们的月子中心)、家庭政策、先进医疗以及不断改善的营养和卫生意识。

 

芬兰保护产妇的最直接方式是家庭及福利政策。早在1938年便为本国贫困孕妇分发“生育套装”(maternity package)/一次生育津贴,到了1949年这个福利已经覆盖所有有需要的芬兰女性。套装里包括儿童服装、尿布、床上用品、纱布毛巾和托儿产品。

  

(芬兰生育套装)

 

在套装里芬兰政府甚至送给新手爸妈们一个纸板箱,并推荐父母将其作为新生儿的第一个床,这个纸板箱有做过特殊卫生清洁,就给婴儿一个较卫生舒适的环境。自1994年以来,芬兰的社会保险机构(KELA)遍提供选择生育津贴的孕妇140欧元的补助。

 

另外,芬兰的产妇与儿童保健诊所服务也是保证孕产妇身体健康和安全的重要角色,定期给孕妇免费跟踪体检,并且服务覆盖率高达99.6%(2014年)。

 

3出国生孩子,中国人偏爱哪?

 

中国孕妇爱到国外生产也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生产目的各不同,一些是为了享受当地优秀的医疗服务(比如欧洲和日本),而另一些则是为了国籍或永久居住证(比如美国以及“零双非”政策推行前的香港)。

 

欧洲的服务在上面已经提到,日本也是与欧洲相似的,会提供细致周到的服务,最近逐渐在国内兴起的日本医疗旅游、去日本体检等都是去体验日本的医疗服务。

 

日本的医疗水平比较平均,许多人反映大医院和小医院的水平其实差不多。而且日本在产妇的营养均衡上更加用心。国内是尽量让产妇吃,多吃胖一点为的是把营养全部“传给”小孩,因此一些产妇生产之后身材难以恢复。但是日本的医生会更希望产妇在孕期不要过重,超过25斤以上就会有危险,甚至可能患糖尿病。

 

而去日本和欧洲生产的毕竟是少数,因为这些国家将血统原则放在第一位,国籍不会因为是在该国生下来的小孩就拥有该国国籍,所以,相对而言对当地没有一定的了解的人(比如去日本生产的大多数是曾在日本的留学生或者对日本了解的人),一般不太会花更多钱去生产。

 

而能让孕妇冒着风险去生产的国家,多数是可以拿到该国国籍的国家,比如美国、加拿大。

 

香港原本也是可以生子拿永久居留权,内地赴港产子人数的激增。2010年,配偶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内地孕妇在香港诞下了32653名婴儿。有些是通过合法途径预约赴港,有些却是在无预约的情况下硬闯急诊室产子,这些现象引起了香港社会的不满。

 

2012年香港前特首梁振英上台后,推动“零双非”政策,要求所有私立医院停止接收“双非”孕妇在2013年以后的预约分娩。所谓“双非”就是父母两人皆不是香港永久居民。

 

当然现在到网上去看,仍能看到一些中介称能提供“双非”父母通过“特别渠道”入港生子的广告。但在官方数据统计中,“零双非”政策执行以来,内地赴香港产子人数大幅下降,2013年至2014年2月底,总共172名双非婴儿在香港出生。


 香港这条路被堵死了,母亲们更努力地走“美、加路线”。

 

4做美国人的爹妈也不容易

 

赴美产子是合法的,而且根据美国宪法,“凡在美国出生的人皆为美国公民”,为了美国国籍,许多中国孕妇到美国生产。

 

因为赴美产子这个产业的敏感性,目前尚不能找到中国赴美生小孩的具体人数,但从网上的风向来看,数量不小,而且西岸的洛杉矶、西雅图,以及东岸的波士顿、纽约是孕妇们喜欢去的地方。

 

其中洛杉矶最受欢迎,因为当地有较庞大的华人社会以及比较完善而且种类繁多的服务——比如,月子中心。

 

中国孕妇赴美产子数量在香港产子的选择被堵上之后,被形容为“井喷式成长”。但是因为人数的飙升,美国接待中国孕妇的月子中心的定价乱象不少。如果选择了不靠谱的中介,那月子中心的收费可能有一大部分会收入终结囊中。

 

月子中心的行业服务上的宣传也与事实不符、宣传内容上偷换概念、服务人员专业度不够以及拿回扣的问题。面对满是油水的做月子行业,一些华人和国内中介就会对不了解美国情况又想去美国产子的国内孕妇一刀宰。

 

一些月子中心偶尔因为扰民、执照问题、或者偷税漏税被美国移民署清查,选择在这些月子中心待产的孕妇就可能因此被举报“签证诈骗”,遭到遣返。甚至还可能因此拿到一张五年内不得入境的裁决。

 

但是,就算面对风险,赴美产子的人仍前赴后继,问其原因,主要是因为他们希望自己的后代能有更多选择。而且,这个成本跟如今想拿到北京、上海户口的精力比,已经算小巫见大巫了。

 

洛杉矶月子中心的基本价格约为15-20万人民币,另外也有30万以上,甚至75万的“尊贵特制化套餐”。而一家普通产科医院的自然生产费用约在2300-2500美金。

 

这么算来,想让自己的小孩拿到美国国籍,最少可能需要约25万人民币。但对比入户北京、上海的公开政策,似乎这还简单得多。

 

中国一线城市入户的条件,比如至少要在当地居住5-10年、连续买满社保,最后还要积分排队来争抢有限的名额。或者,你身家丰厚,也得准备三年,纳税额度3000万。

 

这样一比,似乎还是生在美国更加诱人。

 

所以,如果是你,会考虑在哪里生孩子?

 

附录:除了美国、加拿大以下国家也承认落地国籍——

 

 

(深蓝是无条件落地国籍、

蓝是有条件、

浅蓝是曾经有但目前已废除;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欧洲

法国(有条件的)

德国(有条件的)

 

亚洲

中国香港

澳大利亚(有条件的)

新西兰(有条件的)

 

中、南美洲

阿根廷

巴西

智利

古巴

洪都拉斯

墨西哥

巴拿马

秘鲁

 

非洲

中非共和国

牙买加

毛里求斯

尼日尔





首页 - 海投金融资讯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