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远烟袋湖的故事

摘要: 不为哗众取宠,只为记录怀远。超过10万怀远人关注怀远生活圈!

11-13 08:40 首页 怀远生活圈

? 提示点击上方"怀远生活圈"免费订阅本刊


怀远县烟袋湖,古名湮得湖,俗称雁待湖、雁蹲湖,位于县城西35公里的徐圩乡、龙亢镇和龙亢农场辖区境内,是怀远西部面积较大的旱湖。

烟袋湖的由来,折射着淮河流域的湖泊的沧桑巨迁。千余年前,淮水安澜,万物生长,怀远县境内淮河、北淝河、涡河两岸大大小小的湖泊多达几十个。如今这些带有湖泊名称的地名,过去都是鱼跃鸢飞,碧波荡漾。清(嘉庆)《怀远县志·水利志》在记述涡河南岸的一些湖泊时说:“钞家湖、段家湖、邵家大湖、褚家湖、韩家湖、湮得湖、赵漫子湖,皆淤无水可稼穑。邵家湖最宜稻,余皆种秫黍而已……”

烟袋湖,即上述文字所说的“湮得湖”,形状就像老农的旱烟袋,烟袋窝子圆、烟袋杆子长。烟袋湖为何又称“雁待湖”、“雁蹲湖”呢?这还要从洪水、战乱和雁群说起。元朝末年,兵燹频繁,旱涝交替。东西四十五里长,南北十里宽的烟袋湖,人烟稀少,野草丛生,积水成湖,一片荒凉,成了鱼类、鸟类和虫蛇野兽的乐园。

“八月十五雁门开,大雁脚下带霜来”。仲秋,成群结队的大雁,在头雁的带领下,“哦啊,哦啊”地飞落这荒无人烟的大湖。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大雁飞来了,猎雁的也跟踪而来。人要雁肉雁要命。大雁觅食,没有头雁带领不飞;夜晚宿营,不设岗哨不睡。一有风吹草动,站岗的大雁马上“哦啊,哦啊”报警。寒冬腊月,大雪纷飞,烟袋湖冰封湖面,银装素裹。猎人穿上皮衣皮裤,把长长的大火枪悄悄地放到冰橇子上,夜深人静趴在冰橇子后,慢慢地向湖中雁群推去。猎人临近大雁群,故意将火媒子轻轻吹了一下,火星一闪,那守夜的雁“嘎”地一声叫了,猎人赶紧藏起火种。雁群受惊扑扑棱棱闹了一阵,没发现敌情,又飞落到烟袋湖。待到群雁睡熟,猎人故伎重演,放哨的孤雁又叫了起来,猎人又伏下了身子。如此三番五次,大雁们被折腾得精疲力竭,待到那可怜的哨雁发现火光再次报警时,群雁们气得逮住哨雁,就是一阵乱啄乱咬。孤苦伶仃的哨雁遍体鳞伤,发现敌情再也叫不出声来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猎人火种“唰”地往大火枪的药信子上一点,“嗵———”山崩地裂一声巨响,黑洞洞的枪口喷出长长的火苗。火苗夹带着无数铁砂子弹,呼啸着飞向雁群。扑棱棱,哗啦啦,大雁死的死、伤的伤。猎人的冰橇子上,大雁堆得冒了尖,周边集市上卤雁锅子飘起了大雁肉的香味。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到了清朝中期,烟袋湖水面越来越小,湖中出现了大量的可耕地。为了开发烟袋湖土地,怀远县衙鼓励周边百姓,向烟袋湖移民垦荒,播种高粱、水稻等农作物。烟袋湖还建了规模宏大的佛教寺庙镇湖寺。寓意镇住湖水,驱除水患,五谷丰登,六畜兴旺。怀远县还从“汛营”中派出兵丁,常年驻扎镇湖寺,打击盗匪,维持烟袋湖治安。

然而,烟袋湖的真正开发建设,还是新中国建立后。1958年,在兴修水利、开荒种粮的热潮中,怀远县集中龙亢、河溜、沙沟、平阿、包集、曹老集(时属怀远县)等六区2万多民工,发扬愚公移山精神,安营扎寨,大战烟袋湖,根治荒湖内涝。百余个日日夜夜,他们动土167万立方米,开挖了9条排灌大沟,又建起多座排灌站,其中,著名的烟袋沟就长达15公里。从此,四十五里烟袋湖,沟渠纵横,良田成方,道路如织,麦稻飘香,变成“摇钱湖”、“米粮湖”。昔日的大雁,在烟袋湖失去藏身之地,爱听长空雁鸣的老百姓,因思念大雁,还称这里为“雁蹲湖”、“雁待湖”。他们说:“大雁是蓝天的吉祥鸟,说不定哪天它们还能飞回这里呢!”

*来源:淮河晨刊,作者:李焕俭

推荐

"当涂"“怀远”本一家

怀远地名故事:龟山头与白龙庙的传说

怀远城隍与朱元璋的传说

怀远名人:常遇春的传奇人生

怀远美食玉兰酥

怀远葛氏始祖葛来安传奇

黄柏郢的传说

怀远久已消失的城隍庙与那些渐行渐远庙会

怀远版《好想你》,把怀远最美的风景唱给你听~~

方言说唱MV《大怀远》,就问你个照~

免责声明 怀远生活圈

怀远生活圈,努力打造怀远本土最具影响力公众号,为大家推送最接地气的本地资讯。本微信部分内容采编自网络,由于特殊原因无法追溯到原著者,我们尊重一切原著者的付出,版权归作者本人。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生活圈参加大讨论!


首页 - 怀远生活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