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7788电影网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zx163.com。7788电影网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上海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而成为众多候鸟迁徙途中重要的停歇地和补给站。在寒冷的冬季,黄雀、白头鹌、灰喜鹊、小太平鸟、黑尾蜡嘴雀、八哥、北红尾鸲和栗耳短脚鹎等众多鸟类在这里找到了分享美食的“餐桌”。

上海野生鸟类在冬季的“餐桌”

据《上海常见鸟类图鉴》记载,上海地区冬季有留鸟44种、冬候鸟133种、旅鸟197种。

由于上海位于长江入海口,属北亚热带季风气候,冬季气温相对较低,鸟类的食物资源减少,一些枝头尚挂有果实的灌木和乔木便成了它们的“餐桌”。

-黄雀啄食紫薇种子-


紫薇枝上“美食团”

紫薇为灌木或小乔木,树皮光滑,灰褐色,枝干扭曲多姿;果实为蒴果,近椭圆球状,长1—1.3厘米,内藏6粒具膜状翅的种子,种子形如灰色小蝌蚪。秋末冬初,紫薇果实背面慢慢干裂,有时能引来成群的黄雀。

黄雀背部暗绿色,腰有一金黄色斑;下体前段金黄,后段灰白,有黑褐色斑纹。雄鸟颜色偏深,头顶与颏呈黑色,翼斑和尾基两侧鲜黄色。雌鸟颜色偏浅,头顶到背部黄绿色,具褐色纵纹,颏为灰色带黄。

黄雀在冬初到达上海并在此补充食物,除少数留下过冬外,大部分继续南迀。

2007年1月7日上午,我在浦西一处绿地观察到一群黄雀享用美食的情景。绿地上有十几棵5米多高的紫薇。只见黄雀挂在枝头,先把喙插进果实的裂缝,然后扭动头颈把种子取出,再用喙灵活地将种子与膜状翅分离并咽下种子。

黄雀觅食时非常专注,我的缓步靠近只引起了轻微骚动,它们继续吃,就在我近至不到5米时,附近一只鹰形风筝来“搅局”,众黄雀受到惊吓,一哄而起,在嘈杂声中盘旋而去。也许是城市绿地中很难找到别的如意“餐桌”,一小时后它们又悄然返回。

此后数年的观察中,我发现黄雀冬季里经常吃紫薇种子,几乎没有其他鸟类与其争食,也许是因为只有它们尖而直的喙恰好能插入这种开裂的果实吧。但它们显然并不满足于紫藤这一种美食。

-黄雀啄食菊科植物种子-

上海郊区荒草地上有1种菊科植物,高约1米,秋冬时节,枯枝上的果实十分显眼,暗褐色扁平的种子上有伞状的白色冠毛,可以像蒲公英一样乘风而行。黄雀对此情有独钟,常成群地钻进草丛啄食。

黄雀在冬季喜欢集群。耳目多固然有利于及时发现并逃避敌害,但是也不可避免地増加了种群内部的竞争压力,因此在上海通常只能见到十几只至二三十只的小群,在食物充足的地区也能见到上百只的大群。

-白头鹎啄食湖北海棠果实-


海棠树上的“流水席”

上海一家植物园里有十几棵湖北海棠,高度为五六米。这种落叶小乔木的果实为梨果,近球形,秋季成熟。到了冬季,枝头缀满累累果实,阳光下黄中透红,海棠树便成了诸多鸟儿频频光顾的“流水席”。

白头鹎  作为上海市常见的留鸟,白头鹎似乎对海棠果并不迷恋。它们可取食的种类很多,属于杂食性鸟,食物充足时总是挑三拣四。如果你在湖北海棠上看到有头顶黑色、眉和枕部羽毛白色、双翼橄榄绿色的“家伙”尝一两粒果实就飞走了,那就是白头鹎了。

领雀嘴鹎  2012年12月9日,我注意到“流水席”上不仅有几只白头鹎,还有两只领雀嘴鹎。领雀嘴鹎(亦称绿鹦鹉嘴)的喙为黄色,短而粗厚,前颈有一圈白色;上体暗橄榄绿色,下体橄榄黄色;尾具黑褐色端斑。

领雀嘴鹎可谓“流水席”上的稀客,它们在我国长江以南的山区比较常见,但在上海数量很少,以往我只在植物园见过。

-领雀嘴鹎啄食湖北海棠果实-

灰喜鹊  灰喜鹊是留鸟,形似小一号的喜鹊;喙和脚都是黑色,为黑色,背部灰色,两翅和尾部呈灰蓝色;尾巴较长,呈凸状,有白色端斑。

每次觅食前,它们会藏在枝叶茂盛的树上观察一番,待时机成熟,才伴着一声粗哑的鸣叫飘然而下。一只刚到,数只立即跟进,一起贪婪地吞食。

虽为“流水席”上的常客,灰喜鹊依然时刻保持警惕,—旦发现环境异常或或听到同伴报警便立即飞离,有时嘴里还衔着来不及咽下的果实。然而,贪恋湖北海棠的天性让它们从不远离,总是伺机再次光顾。

-灰喜鹊啄食湖北海棠果实-

小太平鸟  小太平鸟属于冬候鸟,主要特征是头上有羽冠,尾羽末端为红色。每年都有小太平鸟到植物园越冬,一般不足10只。它们通常在高大树木上栖息和觅食。

与女贞和樟的果实相比,湖北海棠那色彩鲜艳、味美可口的果实似乎更能吸引它们。小太平鸟和灰喜鹊相似,每次觅食前,都在高大的落叶树上观察一番,确认安全后再落到海棠树上。

如果受到轻度惊扰,它们会发出“咝咝”的叫声,然后飞到附近枝叶密集的高树上隐藏;受到严重惊扰时便立即远离。

在树上休息的小太平鸟注意到异常情况时,多以相同的身姿观察同一方向,这样整齐的“队形”在鸟类中也难得一见。它们相互间有时表现得很友好,偶尔成双成对在树枝上对视、靠近,相互摩擦喙,显得非常亲热。

-小太平鸟啄食湖北海棠果实-

黑尾蜡嘴雀  黑尾蜡嘴雀的喙粗大,大体呈黄色,先端为黑色;雄鸟的头和尾部为黑色,翼呈黑色且带白斑,其余部分近灰色;雌鸟除两翼与雄鸟同色外,其余部分基本为灰色。

每年冬季在植物园都能见到几只至几十只的小群。它们光顾湖北海棠“流水席”时也是先侦察后用餐。与其他鸟不同的是,它们先将果实含在口中用喙夹碎,然后将果肉和种子吞下。

黑尾蜡嘴雀是贪吃的食客,似乎一吃湖北海棠果就上瘾,“警卫系统”也随之“短路”,甚至人已近至两三米离开。只有当它们吃饱或意识到更大的危险时,群体中才有一只“嘎儿”的一声报警,大部分同伴才相继起飞,在连续的“嘎儿、嘎儿”声中离开。即使这样,也有个别尚未尽兴的还继续吃。

上海的黑尾蜡嘴雀多为冬候鸟,有少量是在当地繁殖的留鸟。

湖北海棠“流水席”能为多种鸟提供数周的食物,众食客之间也存在竞争,但由于“席面”还不错,还算够吃,因而少有争斗现象。

-黑尾蜡嘴雀啄食湖北海棠果实-

珠颈斑鸠  值得一提的是,那些或因采食而掉落,或因自然成熟而脱落的湖北海棠果,也不会被浪费,体形似鸽、颈部背方具斑点的珠颈斑鸠专门在树下“捡漏”——好一幅“席上席下”采食忙的景象。

-珠颈斑鸠捡食地面上的湖北海棠果实-


女贞"餐桌”的VIP

女贞为常绿乔木,果实为肾形或近肾形,比大豆种子略小,深蓝黑色,内有1粒种子,大多成堆成串地生在树枝表面。

上海南汇嘴观海公园停车场周围有女贞和夹竹桃混杂的小树林。进入1月,空旷的广场上挂果树木十分抢眼,很多女贞上的果实已被吃光,但靠近卫生间的三棵女贞由于附近经常有人活动,其上果实基本未动,这就成了停车场及附近鸟儿们争抢食物的“餐桌”。

八哥  八哥通体黑色,喙与头部的交接处有明显的额羽,两翼有白斑。八哥在上海地区较常见,近几年有增多趋势。它们常集成小群活动,常在大树树顶、建筑物或电线上排成一列。

我注意到,喜欢到女贞上觅食的八哥有3—5只,如环境较为安静,它们就直接落到树顶上大吃一通;如果附近干扰较多,它们多会落到夹竹桃林中一株较高的枯枝上先眺望一阵,再落到树冠或侧枝上取食。

它们的警惕性很高,有人接近就立即飞离,但不久又飞回来,来去匆匆。有趣的是,八哥虽身强体健,但绝不以大欺小,并不驱赶在女贞上觅食的其他小鸟。

北红尾鸲  北红尾鸲是一种常见的冬候鸟,雌鸟羽色较暗,雄鸟羽色较鲜艳,翅上都有一个明显的白斑。

我曾观察到一只出没在女贞附近灌丛中的雌北红尾鸲,常居高临下地追捕低飞的昆虫;有时也飞到女贞上啄食果实,或悬停着将果实拉下再吃。

北红尾鸲身材娇小,行动灵活,如果有人过于靠近,或者有其他鸟惊叫,它就会迅速躲进浓密的灌丛中,但往往片刻后就出来。

-栗耳短脚鹎啄食女贞果实-

栗耳短脚鹎  栗耳短脚鹎是上海地区并不多见的冬候鸟,体色多为灰色,冠羽略尖,耳覆羽及颈侧栗色。它们非常活泼,无论是在露天的显眼处,还是隐匿在林中都常常鸣叫。

一次,林中突然传来凄厉的叫声,正在女贞上觅食的几只鸟立即被惊飞了。我判断可能是有小鸟被棕背伯劳捕杀。于是,我将相机镜头对准树林,等待棕背伯劳叼着猎物出场,然而林中先后飞出的却是三只栗耳短脚鹎。

只见它们从容地落在女贞上,悠然自得地享用食物。想不到,它们竟然会“使诈”!

其实,据我反复观察,栗耳短脚鹎的使诈行为并非偶然,只是不知道它们是否有意为之。当女贞周围较为安静时,它们大多落在树尖或侧枝外面采食;当附近有人走动时,它们往往先飞到绿叶掩映下的枝杈上,透过枝叶向外窥探,觉得安全时再飞出来觅食。

它们每次仅吞下数枚果实便离去,也许是受到了惊扰,也许佯作发现了敌害,引对方离开,但几十分钟后又会返回女贞的“餐桌”。

斑鸫  斑鸫的腹面生有明显的黑白色图纹。上海城市绿地中常能看到樟树上落着大量的斑鸫,一旦有人踏进树林,整片树林立即骚动起来,刹那间数十只斑鸫惊叫着起飞,落到附近更高的树上或飞离。

在停车场的这三棵女贞上,斑鸫多在树顶连续迅速地啄食,显得急不可耐,稍感不对就连续而单调地叫着飞到夹竹桃枝叶下面躲避,或到附近更高的树枝上观望。

白腹鸫  白腹鸫上喙暗灰褐色,下喙浅黄色;眼圈橙褐色,具白色眉纹;腹部和臀部为白色。与近亲斑鸫不同,白腹鸫喜欢独来独往,在林下翻开树叶或杂草寻找食物。

周围较安静时,它们大多抢占女贞树顶的最佳位置;发现附近有人活动时,便灵巧地躲到树的另一侧继续觅食,有时还会钻进女贞枝叶内暂避;几米外就有人高声谈笑时,它们偶尔也敢悄然飞到女贞树下寻食,可能是因为饥饿难忍吧。

-白腹鸫啄食女贞果实-

在女贞“餐桌”上最常见的是白腹鹤,其次是斑鸫,它们常常是你来我往、络绎不绝。论凶猛程度,排在首位的也是白腹鸫,它们常尖叫着驱赶正在觅食的斑鸫和栗背短脚鹎,对同种也不放过。

白腹鸫对八哥和北红尾鸲却无动于衷,可能是因为八哥体形较大而不敢招惹,而北红尾鸲又太小、吃不了多少不值得出手吧。


结语

上海市区冬季里能为鸟类提供食物的树并不只有三种,每种鸟的食物也不限于一种植物。鸟类吃果实的同时还能帮植物传播种子,有些种子只有经过鸟的消化道处理后才能萌发。鸟类和植物往往在吃与被吃的过程中彼此获益。

因此,在城市绿化工作中,如能多栽种几种冬季挂果树,就可以吸引更多的鸟,给萧瑟的城市增添几分多样而靓丽的风景。

作者单位:上海市位育中学

本文转自大自然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