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青岛(一)

摘要: 环抱的一湾湛蓝,映着高楼红瓦,映着云朵袅娜。把青岛这座本是开放活力的都市,也注入了三分的逸致和七分的诗情。行车不疾,心情似海。

09-13 15:52 首页 百字先生

从长江入海口出发,一路北上。海边的景致也大抵不相同。在江苏境内的大海,基本上都是浑茫一片,到了江苏沿海的最北端,海天的颜色才稍有些变化,海水渐渐有了些蓝色,天空就此变得开阔。

由此再北上,便是山东境内,因前两年去过日照,那时的海滩正在开发,不知道那一片沙滩会呈现怎样一幅迥乎不同的景致。绵延数公里的海岸线,碧蓝的海水亲吻着金色的沙滩。赤脚踩在沙滩上,那细细软软的沙粒挠得人脚底痒痒,涌上来的层层叠叠的海浪,漫过脚面,浸过膝盖,若再深下去一层,便会感到那层层涌浪的力量,冲得人站不住身子。沙滩上满是赶来度假的人群,大家欢笑着、奔跑着,炎炎的夏日里,这里也许不是最凉的所在,海水的蒸腾、咸湿的海风,还有毫无遮掩的阳光,一次海水浴下来,皮肤肯定会晒黑不少。在人群集结的近海以外,便是冲锋艇、快艇的天下,大马力的开动,劈开银色的浪花,在海天一线处消失、重现、再返回,水浪哗哗,乘客声声尖叫,把个新兴的海滩演绎得活泼泼、亮闪闪。

沙滩上回来,在附近的路边店炒了几个菜,店主人热情地与客人寒暄,不禁倒出了苦水,今年的生意不如往年,因城市在搞创建,不能去海滩上摆烧烤摊了,往年生意特别火爆,一天挣个万把块,那是家常便饭。当客人说起下一站的目的地是青岛,他们便不无善意地提醒,你们开的是外地牌照,要当心碰瓷,青岛那边的人欺生。还有到青岛去喝啤酒,出了大价钱也不一定能喝到正宗的啤酒。店主说他自己就是青岛人,他的话应该具有可信度。这不免让人对此次的青岛之行打上了一层的疑虑。日照的海景已成气候,青岛的海能否再胜过一两分,店主人的这一番说辞,又不禁让人多长一个的心眼。

继续向北。汽车转个弯,忽见一条银色的巨龙卧在碧波之上。这就是胶州湾大桥,长度36千米有余,略胜杭州湾大桥,在长度上坐上了国内的第一把交椅。它连接青岛、黄岛、红岛。上了桥以后,车速不由得不慢下来,远处隐约可见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隔着海湾,隔着浩缈的海面,竟有海市蜃楼之感。洁白的海鸟舒展翅膀,然后缓缓地、极其优美栖留在大桥的栏杆之上。穿梭不止的汽车和轮胎磨擦地面的沙沙声,对它们形不成任何的干扰。大桥边侧划出整块的黄色停车区域,这一颇有人性化的设计,让疾驰的汽车可以在此停留,车上的人儿下得车来,凭栏远眺,望胶州海湾里浪花朵朵,望海湾那头比肩而立的城市轮廓,望海鸟云集、上下翻飞,意兴阑珊,神思飞扬。

都说青岛的城市路难行,因为城市依山傍海,道路都顺着山势而建,很多地段居然不见非机动车道。也难怪,在这样起伏幅度很大的道路上,骑个自行车或者是电瓶车,是颇费气力的。同时也因为城市依着海岸而建,很少有道路横平竖直,而且单行道特别多。尽管汽车开着导航,但还是免不了走错行车道,面对每个行车道上挤挤压压的车辆,担心重新回到自己的车道,会不会被别的车辆挤掉、占据。日照热心人的提醒犹在耳畔,希望对方把车道让出来,也许更像是意想天开。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打起转向灯,而后面的车辆竟似乎有一种默契,几次临时变道几乎都不怎么困难。青岛行车有难度,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道路的顶端,一团红色的火炬塑像渐入眼帘,那是青岛标志性的符号——“五月的风”。行了一天的车,此时天色渐暗,沿海的灯光渐渐地亮了起来,那从底部打上的灯光,把“五月的风”映得通体透亮,灯光流动,这塑像仿佛也跳跃起来,像烛照的火焰,像海风里飘动的红色绸带。

从五四广场向往左,可去极地海洋世界、可去崂山景区,往右可去栈桥、八大观。不像日照的海滩,青岛湾弯弯曲曲,绵亘延伸,海洋浴场星星点点分布其间,所以,这里不比日照海滩的熙熙攘攘。每处海滩有其自己的特色,选择一处海滩,便可领略不同风情。

过了栈桥附近,便是青岛新老城区的分界点,老城区的单行道特别多,稍不注意,便从想去的海洋大学鱼山校区门口擦肩而过,车上的人只能下车步行。车子要返回原地,却不能掉头,只得硬着头皮沿单行道转行,左转右拐,转入小巷,本不宽敞的巷道,一侧还停放着车辆。对面驶来车子,两车胶着,后面的车子一辆接一辆紧跟而至。进退两难之际,后面车子的司机下了车,热心地指挥起交通来,跟上来的车辆竟一辆辆的次第倒了出去,空出一条通道来,才拥堵一会儿时间,便很快得到了疏散。生活中这座城市里的人们,对这种情况也许早已习惯,处理这样的场景,早已形成心照不宣、共同认可的惯例。不去争、不去抢,退让一步,海阔天空。也让人更加深切地体悟,世间总有不宽路,心宽一切皆宽。

初住青岛,离五四广场近在咫尺。高处俯瞰,海湾景象尽收眼底。沿湾的每幢高楼,都被灯光点缀的璀灿明亮。这里有2008年北京奥运帆船运动的赛地,后来也成了帆船运动的训练基地,白天远出的大大小小的帆船,大的帆船有电动装置,小的帆船体型要小的许多,犹如一枚白色的羽毛,轻悠地飘荡。夜色已静,船儿归港。拉拢窗帘,却不全部合拢,留下一道小小的缝隙,心想,第二天清晨醒来,叫醒自己的是海边的第一缕的阳光,还是码头上轮船启航的第一声的鸣笛。

沿海北上,北方的海与南方的海,海风轻拂,南方的海带着厚重的潮湿,手伸向空中,稍捏拳头,仿佛在空气中就能捏出水珠来,北方的海尽管有湿润,但吹上身来却带着淡淡的凉爽。长江入海口的那片海,近岸处是浑浊的浪,泥质的沙滩不能呈现大海的蔚蓝,北方的海,近岸处多是礁石,大海蔚蓝的模样总是清晰明亮。

青岛一湾浅海,明快而安静。每天端详,那徐徐而起的波浪总是在轻轻地摇。环抱的一湾湛蓝,映着高楼红瓦,映着云朵袅娜。把青岛这座本是开放活力的都市,也注入了三分的逸致和七分的诗情。行车不疾,心情似海。



首页 - 百字先生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