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好你的微信记录,每条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摘要: 开 篇丈夫疑心重,婚姻生活苦不堪言。妻子受家暴,隐忍多年选择离婚。当男方在法庭上否认实施暴力,女方又能如何证

09-06 07:34 首页 中国妇女

丈夫疑心重,婚姻生活苦不堪言。妻子受家暴,隐忍多年选择离婚。当男方在法庭上否认实施暴力,女方又能如何证明自己的不幸遭遇?




十年婚姻,痛苦难忍受


如愿拿到离婚判决,还分到一大半夫妻共同财产,在外人看来,吴新慧这个婚离得并不算亏,她却始终高兴不起来。


婚姻带给吴新慧的伤害,旁人无从感受,甚至还有误解。许多亲朋好友都觉得她和齐亚维的日子过得幸福美满,但实际上她一直生活在痛苦的漩涡中,险些被吞噬。


吴新慧和齐亚维2006年结婚,生了一个儿子,买了两套房,工作都很稳定,衣食无忧。这样一对夫妻原本应该朝着幸福的方向走下去,可齐亚维偏偏患有严重的“疑心病”。


从结婚时起,齐亚维就经常要求吴新慧交代自己的恋爱史。吴新慧以为丈夫是希望夫妻间彼此坦诚,就说了一些。没想到齐亚维变本加厉,让她事无巨细必须讲得清清楚楚,遇到她忘记或者含混带过的内容,还会不停地发问。有时被问得不耐烦,吴新慧也会生气反驳。可齐亚维稍不满意,就对她连打带骂。


齐亚维时不时旧事重提,进行新一轮盘问,生怕妻子有隐瞒和背叛。两年前吴新慧怀了二胎,他竟然一直追问“孩子是谁的”,不仅用言语侮辱刺激怀孕的妻子,还故意不承担任何家务。吴新慧最终在身心痛苦中流产。


一开始吴新慧觉得齐亚维可能有些“精神洁癖”,可陆续发生的种种让她越来越怀疑丈夫有心理问题。由于十年来频频受家暴,生活苦不堪言,夫妻感情早已破裂,2016年4月她向厦门市思明区法院起诉,要求与齐亚维离婚。


吴新慧认为,齐亚维实施家庭暴力存在过错,应当少分夫妻共同财产,还提出了精神损害赔偿,要求法院判决齐亚维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并由她来抚养孩子。齐亚维却在法庭上矢口否认,一再坚持家暴并非事实,双方仍有感情,只是偶尔发生争吵,他不同意离婚。


为证明自己确实遭受了家暴,吴新慧向法庭提交了一系列证据,包括一次被打时的报警记录、就医记录和她曾经咨询的一个反家暴机构提供的证明资料。可齐亚维辩解说,这只是一次激烈争吵导致的偶发事件,情况并不严重。当时吴新慧虽然报警,但是警方并没有认定他的行为已经构成家暴。



微信作证,家暴被认定




偶尔一次动手,如果情节轻微,确实比较难直接认定家暴,也不足以说明夫妻感情确已破裂。而且吴新慧报警时,反家庭暴力法尚未实施,警方还没有依据法律出具家庭暴力告诫书的条件。要想证明齐亚维持续实施家暴,还需要其他证据来进行佐证。这时,吴新慧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发挥了作用。


微信是吴新慧和齐亚维常用的联系工具,白天两人不在家时互相沟通、商量事情都通过它。而在夫妻俩的聊天记录中,多次出现“打”这个关键字。


吴新慧曾经给丈夫发消息说:“打了十年越打越重,你一次又一次打我的时候,有想过我是谁吗?”面对妻子的责问,齐亚维回复:“打你是我的错,哪对夫妻没动过手?”类似的消息还有很多,而且每一条都有明确的时间记载,证明了吴新慧持续被丈夫打骂的事实。


思明区法院家事法庭审理后认为,虽然吴新慧和齐亚维对是否存在家暴有明显的分歧,但从吴新慧提交的证据来看,齐亚维的辱骂、殴打并非偶发,也正是因为他屡次实施家庭暴力,才导致吴新慧起诉离婚。齐亚维存在过错,而且他的过错是婚姻关系解体的主要原因。根据同等条件下照顾女方和无过错方、尊重当事人意愿的原则,他应该适当少分夫妻共同财产。作为家暴受害人,吴新慧离婚时也有权索要损害赔偿。


2017年6月,法院判决两人离婚,夫妻共同财产的60%归吴新慧所有,齐亚维获得其余40%,并支付吴新慧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由于他们的儿子未满10岁,考虑到齐亚维以往的行为表现和性格状态,法官觉得他难以照顾孩子,将孩子的抚养权判给了吴新慧。


新型证据,条件很关键


家庭暴力属于婚姻法规定的准予离婚的情形之一。吴新慧就是以此为由,摆脱了令她痛苦的婚姻。不过家暴被夫妻视为隐私,甚至是“家丑”,很多人都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才选择离婚。所以现实生活中,并不是所有受害人都像吴新慧一样,能拿出充分的证据,证实家暴的存在,进而打赢官司。


审理吴新慧案子的法官提醒,从传统证据的角度,施暴人写下的悔过书或保证书、受害人向妇联等机构投诉的证据、居委会等部门进行调解的证据、遭受家暴后的报警记录以及公安机关出具的伤检介绍信、医院的诊断证明及鉴定书、能记录家暴相关内容的照片和录音录像、目击证人的证言等,都可以用来证明家庭暴力。而微信、QQ、邮件、短信等新型电子证据只要运用得当,也能在法庭上发挥重要的作用。




以微信为例,这类电子证据需要具备哪些条件,才能成为被法院采纳的证据呢?


福建自晖律师事务所主任林敏辉律师给出了以下建议:



首先,微信平台并未要求用户进行实名认证,所以提供微信证据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要证明微信使用人是双方当事人本身,或者是与双方和案件事实有关的第三方,否则微信证据将因为与案件缺乏关联性被法院拒绝采纳。而确认微信使用人的身份,可以通过对方当事人自认、微信头像或微信相册照片的辨认、网络实名或电子数据发出人认证、软件供应商协助调查等方法。


其次,微信证据必须完整、真实、合法。断章取义、无法反映当事人真实意思、或者碎片化零散不完整的信息,都无法得到法院采纳。获取微信证据的途径和手段也要符合法律的要求,以侵犯他人隐私、损害他人利益、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等方式取得的证据无效。


另外,鉴于电子证据存在易修改、易伪造、易删除等特点,必要时可以采取保全公证。由公证人员对微信聊天记录及其他关联信息进行截屏拍照固定和打印。


不过,即使做了保全公证,也还是要保存好原始的微信聊天记录。如果对方在法庭上提出技术层面的疑义,法院可能需要对原始证据进行司法鉴定。而一旦原始证据灭失,公证的效力将受到很大影响。


相关链接

微信当证据,处处有胜算


微信聊天记录不仅可以用于证明家暴,也能起到证明其他案件事实的作用。厦门市思明区法院还审理过另外一起“微信作证”的官司,聊天记录成为了丈夫出轨的关键证据。


这起离婚案中的夫妻已经结婚七年,有一个女儿。妻子通过丈夫的手机发现,丈夫和一名女子在微信上频繁聊天,通话记录也显示两人经常联系,其中一些暧昧的信息隐藏着猫腻。


比如,她丈夫曾经跟对方说:“我心里已经没有她了,一点也不爱她,活在这样的家里,感觉好累。”


丈夫以对方是“同事”为借口搪塞掩饰,但相关聊天内容说明他与婚外女子过从甚密,已经超越了正常的同事关系。夫妻双方的矛盾因此激化,最终导致妻子离家并起诉离婚。而法官在分析了这位丈夫与婚外女子的聊天记录后,最终认定他“严重违反夫妻忠诚义务”,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并支持了妻子提出的离婚诉求。


随着信息技术与人们生活的关系越来越紧密,电子证据的应用也愈发广泛。除了婚姻家庭类案件,厦门市海沧区法院审理的一起委托理财纠纷中,也涉及用微信作证,而且依据聊天记录帮原告追回了70万元。


这位原告是一个女储户,而被告是一家银行的客户经理。男经理向女储户推荐了一款“内部理财产品”,信誓旦旦地称该产品的利率最低按月5%计算。因为想赚钱加上轻信于人,女储户向男经理转账70万元。但给了钱之后,男经理并没有交付相应的理财产品。


女储户认为这是“委托理财”,要求男经理返还钱款。男经理却说钱属于“投资款”,既然是投资,就可能有去无回,风险应由女储户自行承担。由于两人没有签合同,女储户向法院提交了微信聊天记录,其中包含“我委托你帮我理财”之类的内容。法院采纳了微信证据,认定70万元转账属于“委托理财”,判决男经理返还70万元并支付利息。




首页 - 中国妇女 的更多文章: